繁体版 简体版
三叶屋 > 仙侠 > 洪武生存指南 > 第014章:送礼

早起已是巳初时分,换做后来的上午九点多钟。

朱塬都有些庆幸自己体弱,哪怕身上一堆正三品了,也没人来通知他要上早朝,大概老朱也明白,自家宝贝二十三世孙经不起那么折腾。

坐到西厢饭厅内。

气氛有些古怪,主要是写意三个姑娘对青娘。

昨天见青娘哭软下来,朱塬吩咐丫鬟把她先扶自己屋里,扶进去,青娘就不肯走了,直到朱塬午睡之后。

显然啊,再不开窍的女人,也不缺自己的心思。

朱塬当时被洛水背到卧室已经迷迷糊糊,没什么心思,倒是觉得身边人挺碍事,还朝外面蹬了蹬。然而,只是一个午睡醒来,倒是身边大小女人都觉得一切不同了。

这心态……

吃着早餐,见写意和留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朱塬头也不抬道:“有话就说,到处瞟眼神,伤到我怎么办?”

两个妮子对视一眼,写意道:“关于安家银子,父亲和诸位叔伯商议,定是不能要的。小官人救了大家性命,已是无以为报,只希望今后为小官人效命。”

这是缠上了啊,还不如每家送一百两银子干脆。

毕竟自己哪需要那么多人?

摇了摇头,朱塬道:“银子还是照给,先把家安顿下来,其他以后再说。”

写意正要再开口,留白已经接腔:“小官人,每家给十两就可以了。总计三千两太多。咱家……”

留白说到一半,又打住。

写意跟着称是。

朱塬倒是反应过来,笑着道:“是啊,咱家可比不了盐商那么富,不过,上次祖上只是黄金就给了一千两的,三千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来。”

确认身份之后,老朱又给了朱塬一次很大的赏赐。

两次总计一万多亩的良田朱塬退回了,其他都还留着,只是金银铜钱,折算成白银,家里就有不下两万两,更别说其他彩缎绢帛,这年代也都是能当钱用的硬通货。

写意这次抢到开口,微微垂着眸子语气倒是很坚定道:“既然小官人让奴管家,奴只给十两。”说着瞄向旁边:“又或,小官人让青娘代奴好了。”

朱塬懒得争这些:“反正是你们家人,自己看着办。”

这么说完,安静了片刻,写意才接着道:“还有,小官人,奴兄长想讨个差事?”

写意的哥哥,就是昨天见过那个还夹着手臂的高个汉子。

朱塬已经知道,叫乔安。

微微点头,朱塬问道:“他以前做什么的,当过兵?”

写意又有些小心虚,也不敢隐瞒:“奴一家先前都是沂州王氏仆从,兄长在王宣帐下任过百户。”

朱塬喝着莲子粥,闻言道:“那就来我身边当个亲兵吧。”

正三品的明州卫指挥使,收个亲兵,不算什么。

写意却没有答应,而是小声道:“兄长想挣些军功。”

朱塬抬头看了眼。

不等朱塬发问,写意又道:“兄长已有两子一女,不惧死,只想给孩子们添个好出身。”

朱塬点头:“那还是先来我身边做亲兵,有事我会派他去。”

写意这才点头。

朱塬又想起:“你父亲读过书?”

昨天听乔旺说话,不像是两眼一抹黑的白丁。

写意道:“父亲替王家管过庄子,识些字。”

“刚好,”朱塬道:“致用斋缺一个账房,我本来还想让陆倧自己负责,加你父亲一个,恰好职权分开,你今天抽空教教他我之前列的记账方法。”

陆倧是朱塬确认的致用斋掌柜,也是老朱给朱塬的六家匠户之一的陆家家主,善做铜器,关键是识字。

写意听朱塬这么说,面带喜色,矮身下去,动作到一半,转成了一个深深的万福。

朱塬不理会这些小细节,又对写意道:“不过,暂时只能给你父亲开一份薪酬,就按每月五贯算吧,许诺六家那两分利,他是没有的,以后再说。”

这些日子,朱塬与六家匠户达成了一份协议,各家在基础薪酬之外,还能获得致用斋未来每年两分的净利当分红,六家合起来一成二,也就是12%。

朱塬觉得不多,毕竟主要事情都是六家在做,但也要考虑到以后扩张,没给更多,否则将来不好办。

而且,只是分红权,不是股权。

六家匠户却不太信有这种好事,毕竟匠户在这个年代的地位和奴隶差不了多少,主家能给薪酬已经是宽仁,还给分红……

没见过这事儿。

朱塬也没有多费口舌,干脆弄了一份合约出来,正正经经地签字画押。

从来有权利就要有义务,六家的义务就是从事生产和经营的同时,确保钢笔的工艺尽可能不外泄。当然不是钢笔本身,而是那些不容易被模仿的小手段,比如朱塬和老朱说过的上漆,再比如配套钢笔的制墨方法等等。

写意知道陆倧作为掌柜,还要管理造作,月俸是八贯,其他五家家主都是五贯,自己父亲只是记账,照陆倧的例子,其实应该拿三贯。不过,想了想,还是再次一福:“奴替父亲谢过小官人。”

朱塬也没忘另一个妮子:“你呢?”

留白没有立刻说自己的事情,而是道:“奴近日一直想,小官人,能不去明州么?”

“不能,而且还要提前,我稍后进宫和祖上谈谈,明日就启程。”朱塬说着,见留白表情黯然,又补充:“山东很多人都在挨饿,我能早一天运粮过去,就能救很多人。”

留白敛了敛眸子,却坚持道:“奴只想小官人好好的。”

朱塬笑:“那就在心里多想想。”

见朱塬说明天就要启程,写意一直不太情愿提及的某个问题,此时也不得不问:“小官人,奴几个,能一起去么?”

这话出口,餐桌周围四个女人都一眨不眨地看过来。

朱塬很干脆道:“都去,毕竟要几个月,我也离不开你们帮我写书作画。”

又不是出征,再说自己的身体,身边离不了人,老朱哪怕知道了也肯定不会说什么。

四个大小女人顿时都露出欢喜表情。

朱塬又看向留白:“还有吗?”

留白顿了下,带着期盼道:“奴想让弟弟给小官人当书童。”

留白姓桑,之前已经知道,妮子还有个朱塬觉得挺可爱的小名,叫小米。

桑小米。

没有正式的大名。

倒是留白11岁的弟弟有个不错的名字,这是昨天才知道,单名一个‘镝’字。连起来,桑镝,谐音‘伤敌’。如果放在后世,还很洋气,同英文名‘sandy’。

朱塬想着,却是摇头:“我可不要男书童,实际上你们才是我的书童,”这么说着,见留白表情失望,又道:“让你弟弟好好读书,将来做官,总比给我当书童好吧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